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

蘭州拉麵

每當我聽信某某人的推薦嚐過了還可以的牛肉麵時,內心裡總是會有個念頭,
嗯!還是家旁邊蘭州拉麵的牛肉麵好吃,有多好吃?其實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,
可是每回當我吃了還 O K 或極普通的牛肉麵時,內心中總是會偷偷地衡量其味,
然後想想要是是蘭州拉麵的話,應該是會比較清爽、感覺好吃。

在青島村的飛機路上,蘭州拉麵比起像饅頭先生所賣三四十年的饅頭老店來講,
麵店的資歷並不久遠,我有印象的十多年前,過往要走去等十二號公車的路上,
冒出了一間路邊招牌七彩霓虹、內裝明亮整潔的麵店,那時心裡是想著,
在青島村裡做生意的時間點早已散逝不在的年代裡,過不久應該就要收攤了。

青島村已從早年風光興盛的時代慢慢地走入了歷史的回憶裡,
兒時玩伴離家工作置產、小店不敵商家財力紛紛歇業休息,
麵包店關、照相館也關、雜貨店通通都關門大吉,
飛機路上只留下幾間上班途中停下來能買到外省口味早點的店家,
蘭州拉麵?青島村的村民們應該都不看好,要賣給誰啊?村民大多回家吃飯。

直到有這麼一天,路邊那閃閃發亮奪目的霓虹招牌依舊亮眼,
店家周圍的路旁停滿了車輛,由外地前來品嚐美味,這才恍然大悟地發現,
哇!這雞不生蛋鳥都不來的偏僻所在,竟能吸引聚集人潮前來此地,
必有其誘人獨特之處,打從那一天起,蘭州拉麵給我的印象徹底地改變。

對我來說那記憶中的滋味早已散去,如果你現在問我究竟它是什麼味道?
不好意思我沒有辦法清楚地跟你說,味覺各有所好這裡也就不多作評論,
蘭州拉麵能突破地區上的限制,在這條暗淡失色的街道上開創出一片天地,
足以證明有其功力,味道我不記得,但是每當我吃了還 O K 的牛肉麵時,
蘭州拉麵就成為我衡量美味的基本準則,已是我定義好吃牛肉麵的標準。

白髮斑斑的老闆牆上掛著當年遠赴中國蘭州學藝的新聞照片,喜歡為你服務帶位,店內堅持不願意讓人拍照留念,算是在浩瀚網路食記文章裡仍保有一絲的神祕感,
如果你都已經選擇來到我們家中作客,走出家門不過一、二分鐘最近的蘭州拉麵,
不去吃吃看怎能對的起那些大老遠跑來嚐鮮的饕客們,
嚐過就好,把那滋味留在心頭,有沒有拍照留念似乎就不那麼重要了,不是嗎?